语文 百分网手机站

地桃花的粉衣裳经典散文

2018-01-12 11:48:20 6780 6785

  编者按:夜弄霜染渐凄凉,风碾野地百草慌。薄雾散尽露悲意,独红一枝地桃花。

  地桃花很常见,以至于这样的花朵都没人愿意将它请进花盆里去私藏。也正常,出门能踩到三枝花的寻常物,即使再不了解也没有谁会愿意去仔细它们一眼的,看了并且喜欢了岂不丢了份?细想想为了这个缘故一路走来错过了多少本可以相遇的精彩?

  我倒是突然间有了种上一棵的想法,但不去挖,等着种子成熟了再悄悄“讨”几粒来,好私藏起这不太叫人在意的美丽。

  对于养花的事我依旧保持着那份偏执——我养的是情怀。

  开花是好事,但要顺其自然;不问“为什么我的还不开”之类的傻问题。如果有人问我,我就会告诉他:那是因为它还没有做好准备,或者说你与花的缘分还在路上纠结要不要直面于你,而看似期待的你又会不会真的去在意这份精心准备的“最美”。

  不开是赌,都你的期待还没有准备放弃;开花是赌,赌你的意不会因绽放后有可能的不喜欢而糟放弃。

  或许真实的情况是:你在纠结花为什么不开的时候,花却在纠结该怎样开、该什么时候开。

  花有花的心事,人有人的心事;都期盼着能用自己的美换取彼此的美。这是一种分享,也是一种彼此的认知以及随后而来的彼此肯定。

  你赞花美,花就觉得腻冬欣赏。花为你绒惢,你就赞花解情趣。你轻歌一曲,花随曲舞一回。

  葬花的黛玉有些不解风情,她始终没明白那落花形成的是在优雅的与她道别。她却含情脉脉着藏了这份属于自己的温柔的美。

  那朵花不是谁的全世界,只是匆匆间的一瞥;算了前生一定相遇的约定,只是忘记了一切,只一句“落花真美”。

  花静静的开着,守着四周的寂寥;枯黄的草已经睡去、飘落的叶已经睡去、月光已经睡去······

  再开一朵,用来陪着自己。除了孤独它什么也不愿舍弃,凄凉在苍茫的大地上占据了一片又一片,唯独没能将这微笑的倔强卸去了粉色的衣裳。

  你的故事很美,并不是忧伤;而是在凄凉间为自己留了一件能叫人们温暖的粉色衣裳。

  与多情的目光相遇,我们拥有了对方;自此,只好念念不忘。

  作者|麦浪孤帆

  公众号:麦浪孤帆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