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网 > 阅读 > 读者文摘 > 《生活:夏夜随笔》正文

生活:夏夜随笔

百分网【读者文摘】 编辑:陈响 发布时间:2017-08-26 12:35:15

  我躺在这夜里,静静地听着屋后结婚三十多年的中年夫妻吵架争执,女人喃喃低诉,仿佛说不尽的委屈,而男人,则像个孩子一样大声地为自己辩解着,丝毫不管他的女人声音里一波又一波强压住的哭腔。

生活:夏夜随笔

  曾经他们是周边恩爱夫妻的典范,或许没什么文化的农村人,甜蜜和温馨也显得更清淡和朴素些,但在右边常年河东狮吼的四儿家和左边世故精明我向来没什么眼缘的一家人的衬托下,这对夫妻和两个女儿其乐融融的日子倒显得格外温暖,是从小数次搬迁转学又曾寄人篱下心中一直缺乏安定感的我一度十分羡慕的。

  女人微胖,留着卷卷的短发,姿色只属普通,但性情憨实任劳任怨,家里上下打理地井井有条,说话爽朗,隔一道墙都听得出什么叫心宽体胖。男人也微胖,样貌较女人生得好些,平日里爱好吹拉弹唱,经常我屋前放着歌儿,他屋后奏着曲儿,各得其乐,谁也不嫌谁闹得慌。

  就是这样一个资深耿直少女和资深文艺青年的组合,今儿吵了起来,我难免多事的竖了竖耳朵,想探知一二。

  隐约听到的情况大致是这样:文艺大叔近日玩唱吧还是什么唱歌直播的软件玩魔怔了,经常出去和唱友们聚会,很晚才回来,回来以后又摆弄着手机继续线上交流,耿直大婶担心大叔做过手术的身体经不住他这么耗着,大叔又嫌大婶总念叨自己烦得慌,一来二去就吵了起来。

  我以一个未来欢脱大婶的视角猜测,最主要的,其实应该是大婶受不了自己的老公每天玩软件玩的乐不思蜀,曾经的亲密爱人如今和自己没有了半点沟通,仿佛二人只剩同住一个屋檐下这种尴尬的舍友关系一般。这事给谁心里都不好受,即使是一个爽朗的五十多岁大婶,面对这种情况,心里的忐忑不安和焦虑也不会比十八九刚怀春的少女少上几分。她自然怕,她怕一起走了三十年的步子节拍突然不一致了,灶角锅台卖力的转了许久,老公被照顾的像个体面的老男孩,女儿都嫁出去以后便无忧无虑的唱歌寻乐,因爱好结识了新的圈子新的人和事物,退休的生活过得分外精彩。而自己呢,似乎除了做家务一把好手,并没有增长了其他什么见识,这样的自己与多才多艺的大叔站在一起,仿佛格格不入,自己都觉得没有半点可搭。

  今夜的争吵,其实就是说好一起走的路上,老公没有拉老婆一把就准备顾自朝前走了,这个好妈妈好媳妇还留在原地一脸仓惶,慌乱间他扯住了老公的衣袖,发出千百年来众多女人对男人发自肺腑的质问“说好要一起到白头,你为何偷偷焗了油?”

  不过以我对大叔大婶有限的了解,以及对我们这个曾经古老山庄山民民风的了解,外加大叔大婶已经55+的岁数,料是出不了太大的幺蛾子,结局无非是两种,一是今夜沟通有效,大叔重新关注到老来伴的心理需求,适可而止,好好的携手再走完以后的路;二是矛盾升级,少年夫妻老来陌路,女儿们每次回娘家难免鸡飞狗跳,再不复往日温馨。打心眼里,我是愿意相信第一种结局可能性更大些的,因为我向来喜欢大团圆。

  结合前段时间大火然而我并没有耐心看的《我的前半生》,也是给我和小伙伴们提了个醒,结婚抛却爱情的外衣,本质终究是找个势均力敌步伐一致的队友一起打怪的,婚后你选择工作,或是当全职太太,都是你的自由,但是千万别当看起来是拉后腿的那个,你可以让别人扯着后腿的时候选择是给他一脚踹开还是义气点一把拉起来接着走,但不能沦落到被人落在后面只能声嘶力竭的喊一句“一条绳上的蚂蚱你咋说单飞就单飞呢?!”

  夜好深了,睡吧,睡吧。

Copyright © 2010-2017 乾程互联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