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描 百分网手机站

冬日素描散文

2018-07-03 08:13:53

  冬天又一次大驾光临。他像是一位潇洒的国画家,只信笔涂抹了几笔,就给漫山遍岭点染上了淡淡的颜色。顷刻间,一幅纯朴淡雅的山水画就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瞧远山,重峦叠嶂,隐隐约约的,色彩更淡了。似有山岚氤氲,更添无穷意趣。真是引人遐思,百读不厌。

  近处,田野空旷,一览无余。田里青青的麦苗清晰可见,那是一片充满希望的田野啊。田埂,河边,道旁,山坡,稀稀疏疏点缀着一些树木。这些树们大多裸露着肢体,树梢枝丫上有几个鸟窝暴露出来,没有了绿色屏障。有的树还收藏着几片枯黄的树叶,偶尔在手中把玩着;等玩腻了,就随风放飞于空中,如鸟如蝶。

  山坡之上,也有穿着绿棉袄的松柏树。尽管寒风凛冽,但是他们一点也不怕冷,却格外显得精神抖擞,意气风发。除了树,山坡上最多的是枯草。草们匍匐在地上,拼命保护着大地母亲的肌肤,同时孕育着来年绿色的生命。

  高速路上,乡村公路上,不时有车辆疾速奔驰,为冬日乡村增添些许生机和活力。大小街巷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西伯利亚的寒流袭来了,又一次大范围降温,天气越来越冷了。

  老天爷的脸色阴沉沉的,黑得能拧出水来了,仿佛跟谁都来气似的。北风呼啸而来,挟裹着灰土、树叶、废弃塑料袋等肆虐大地。草木们摧眉折腰,奋力反抗,发出一阵阵愤怒的吼声。这时,到处灰蒙蒙的,天地相连,混沌一片,让人睁不开眼,甚至无法呼吸。路上行人欲断魂,或掩面伫立不动,或疾跑赶忙躲避。看那架势,似乎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了。

  家家户户紧闭门窗,却能听到室外寒风吹起的哨声。哨音那么怪异,如吹埙,如大沙漠之沙鸣,如狼嚎鬼哭,挺吓人的。很多居室开启了空调,室内逐渐回暖如春。此时的室内室外,犹如两重天,两个不同季节。楼上的空调嗡嗡嗡飞速转动,不停地往下滴水,地面上洇湿了好大一片。

  寒风渐渐小些了,但天依然很冷。穿棉鞋和羽绒服的人愈来愈多,街上行人稀少了。迎面走来的人,有的搓手,有的捂住耳朵,有的把手插在衣兜里。熟人见面打招呼,嘴里喷出一股股热气,不再询问吃没吃,往往问冷不冷,彼此寒暄几句。

  可也有不少女士,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着装时尚而单薄。不言而喻,她们为的是显露修长的美腿,展示婀娜多姿的美好身材。每每邂逅美女,暗暗一饱眼福,不禁感慨唏嘘,难道她们就不怕冷么?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也有天朗气清、艳阳高照的日子,但一早一晚似乎更冷。旭日东升的早晨,阳光普照,大地万物欣欣然沐浴在温馨的暖阳里。这时的阳光,好像格外明媚,格外新鲜,格外亲切。整个村庄显得那样平静、安详和幸福,仿佛露出了难以察觉的笑容。

  来,晒晒太阳吧!人们会这样召唤同伴好友,一起承受阳光的恩赐,一起嬉笑聊天。

  冬天里,阳光以一种最温暖、最明亮的姿态照耀大地,恩泽万物。在乡下,院里院外,房前屋后,三三两两的妇孺老人会倚靠墙角旮旯儿晒着太阳。这时,老人们开始在生活的海洋里打捞美好的往事,交头接耳地议论:谁家今年收成很好,谁家外出打工挣钱最多,谁家盖起了小洋楼,谁家闺女腊月出嫁,谁家小子很有出息他们饱尝着冬日阳光的盛宴,留恋逝去的美好时光,羡慕如今青年男女的甜蜜生活。

  小孩子们可闲不住了,晒一小会儿太阳之后,就跑向一边玩过家家的游戏。一只小猫或一条狗却蜷缩在阳光的被窝里,懒洋洋地打着瞌睡,似乎在做一个甜蜜的白日梦。

  冬天,就这么时而寒潮侵袭,阴冷逼人,时而天气回暖,艳阳普照。好天气,坏天气,总是交替出现。老天爷不高兴时,老阴沉着脸,活像黑包公;等他破涕为笑时,又是那么满面春风,和蔼可亲。

  习惯了冬日阴晴变化的人们,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啥时才能下一场雪呢?下场雪有多么好啊!因为在人们心底珍藏的视频世界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雪景着实迷人,简直太美丽太诱人了。

  小孩子更是早早地盼望着下雪,说不定他们连做梦都在玩冰凌,打雪仗,堆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