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 百分网手机站

记忆影壁上的时光油画散文

2018-06-09 08:30:05 1190 1195

  我不应该一睹她的芳容后,对她朝思暮想。我应该错过她,从众多的美丽中绕过她,让她在我生命中始终保持着一份朦胧,一丝向往。然而,心意是拗不过缘分的。她经由梦境,从汉字堆中,从浩瀚的历史烟波里,蹀躞而至,施施然出现于我的眼前。

  她人面桃花,她羞花闭月;她大家闺秀,她知书达礼。 她是徽州遗落在皖南山水中一块温润灵秀的古玉,令每一个见到她的人心怀怜。不知上世纪7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还记不记得早年8分邮票上印有一个墨蓝色的古色古香的民居,那就是安徽民居的代表村落宏村。

  跟着陶渊明走进一座桃花般的墟落,青山绿水,白墙灰瓦。溪水环流,似玉石淙淙;村落古雅,疑神仙居处。她安静、温和、柔美、大方,完全摈弃了市侩和狡黠,存在的是智慧和友善。

  一幢幢粉墙黛瓦的百年老屋错落有致地镶嵌在皖南宁静优美的大地上,几百年历史的砖瓦楼阁风雅依然,散发着被时光浸润过的温暖与暗香,萦绕在窄窄的青石街巷中,盘旋在灰白的天际上。而这山水却分明还是这样的灵动清澈,人们分明还在这百年的山水建筑中生动游走……如同时间深处飘出的一首似曾相识的诗歌,完整地让你忘记了过去与现在。

  你坐在时光的流水上凝望着它,仿佛一幅被时代凝固的历史画卷,仿佛一个遗世独立的东方旧梦。

  不经意间,走进一条巷子,书馨墨香扑面而来,徽墨般的古民居,浸润出历史的气息。青石板路被水冲洗的一点灰尘都没有,泛着翠翠的绿色,那窄窄小巷的二边都是白墙,高高的,使得小巷显得更加的幽静与幽长。

  忽然,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想起了诗里那句“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很希望在小巷中遇到那个撑着油纸伞丁香般的姑娘,默默独行中对我莞尔一笑,而后消散在雨中,留下一个清丽的背影让人长久地回味与惆怅。

  这里四处都是小巷,仅容两人并肩走过。两侧高大的马头墙,将乌蒙的天空遮成一线,斑驳的墙体,浸染了几个世纪的尘痕,墙上的石灰也已剥落,露出深深浅浅的青砖,摸上去,一丝冰凉。黑漆的大门,沉默无语,深藏着万般的风情。门罩窗棂上的石刻木雕,透着一缕清冷的繁华旧梦。

  宏村里的每个家庭,都还保持着那清朝时的徽派建筑,白墙、飞檐、砖刻、天井、雕花、木楼等等,那深深的家院与小巷的幽静、幽长正好保持了一种天然的和谐。一户老宅内,一位头发花白,戴着老花镜的老太太凝神做着手里的活,进进出出的游人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注意力,旁若无人的表情让人感觉在梦里在画中。也许她早已习惯了,也许她根本就不在意外人的存在,她的世界,是清静清闲的。

  如若没有游人的嘈杂,走在幽深的巷子里,我会觉得自己走入了百年前的明清,在挤过游人身边的瞬间,我的大脑有片刻的恍惚,仿佛看见身边匆匆而过的,是秀眉俊眼的女子,长裙翩翩,仙女般飘然而去。回头,依旧是指指点点,叽叽嘁嘁的游人,不免黯然,一声叹息留在了巷子里。

  整个村就像一方歙砚。月沼是墨池,南湖是洗笔盆,村边的古木就是一支支笔。至于那宣纸,则在蓝天,在每一个宏村老少的心中,也在每一个游人的心里。而那一渠渠鲜活的水,既是源源不断的财富的象征,也是源远流长的文化的象征,更是一脉相承的生命的象征。

  江南的钟灵毓秀是靠人文和水来维系的。宏村秉承了这两大特质。与其说宏村的整个建筑像一个俗透了的卧着的牛形,不如说她就是经典的一个“文房四宝”村。宏村仿佛一组组凝固的音符,具有独特神韵。水天相映,天人合一,青山逶迤,绿水蜿蜒,宛如画里人家。我知道了,为什么来到月沼边的人能嗅出水墨的味儿,那是因为这里的建筑浸染了太多太深厚的江南文化。傅抱石、李可染、徐悲鸿、齐白石……他们的笔墨都遗落在这里。

  宏村,真的是美丽,她美的不是艳丽,美的不是妖娆,她是一种雅致的美,一种宁静的美。她就象你的一个美丽的邻家女孩,穿着那整洁、朴素的衣服,低着头,脸红着冲你羞涩的一笑。她就象你的一个一见钟情的女子,深情的给你一个回眸。她就象你深爱的人,轻轻的对你一个娇嗔……

  她宛若是一件前朝的古董,静静地听着人们的赞赏,然后安详睡着,做着一个又一个典雅的梦。

  水做的宏村,就是这般的妩媚,似在水一方的伊人,诱惑着我搜寻她的点滴,向她靠近。